傻 二 娘

2017-07-04

 短篇小说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 银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
    南方冬天的早晨,虽然说没有下雪,但还是特别的冷,一般要上街赶集的老人,和妇女们早早的就得起床准备。到五六点的时候,门外的大路上就开始有了人的气息。路旁被霜打了的青草,蔬菜,和果树叶子,因为有了人气的游动,努力的伸着懒腰把身上的霜抖落下来。像人一样,精神抖擞地迎接新年。

    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,互相招呼着一起上街。傻二娘的婆婆也在更着急地催促她了。村里的老人和妇女都换上了新装或者是拉上自己的孩子和孙子。时不时有辆摩托车载着家人往街上走,还与过路的行人打招呼。

    随着大门"吱呀"一声开了,傻二娘的婆婆已经出了门并正与路过他家门口的熟人打着招呼,

   "耶!今天你们俩娘母要去赶场哦!"

   "嗯,过年了,去街上买点东西回来过年嘛!"

    "走嘛!一起。"

   大人之间说着话就走了,孩童呢,就边跳边玩儿着,或跑前或在后。大人们走着走着,免不了要时常回头叮嘱一句,"跑慢点儿,有车子"。

   过年的时候,是我们乡下孩子们最高兴的日子。因为这里有一个习俗,大年三十上街赶的是"娃娃场"。就是在这一天,孩子们跟家长提要求,买鞭炮或者是买别的东西他们都会答应给他买。也是孩子们换新衣服买新玩具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 喊着:"等到我!一路走!有伴儿。"

  "搞快点嘛,你们在整啥子。还没有弄巴适不!"

   "哎呀,就是那个傻媳妇儿,啰啰嗦嗦的,恼火得很!"转过头去,又对家里喊道。

    "傻媳妇儿,你个啰嗦婆,在干啥子。还不出来,等会儿人多了,你还买个屁。"说完又转过头去,对路人述说自己媳妇儿的不是。

    村里的媳妇儿那些精明能干的,婆婆会在外人面前夸她饭菜做得好或者是地里干的活,干的好,干的快。或者做饭菜好吃,又或者她娘家那头有多有钱,都有关系,人脉,或者在哪里上班,工资很好。

傻二娘呢,就与这些夸赞无缘了。细碎的短发,白皙的皮肤,腮帮上顶着两坨红,许是冻疮。一条黄白色的丝巾,藏在一个桃红色的羽绒服颈子里,一双红白相间的手套像是新的,黑色的灯草库扎在袜子里,塞进厚厚的雪地靴里。像个局促的小媳妇儿,的确,傻二娘是挺局促的。出了门后,她赶紧把手塞到兜里。

"把手给我伸出来,我看看!偷拿了家里什么东西!"

    旁边的人,习以为常了没有什么表情变化。就连旁边竹林里觅食的鸡。抬头看着,便"咯咯咯"的叫着,低头继续吃自己的东西。像是带着嘲讽,跟旁边的人一样像是在等着一个笑话。

    她把手伸出来,就看到那双红白相间的新手套。脸上带着恐慌,眼神躲避着不敢看她那婆婆的眼睛。

    "你个瓜娃子,又是什么时候偷钱去买的。不知道怎么找了你这么个媳妇儿。不中用!"旁边的路人,也没有赶紧劝阻,觉得看傻二娘脸上的窘迫样,也是大清早一件乐事。

   "我没有,这是我姐姐买给我的。"她低着头小声的说。

   "你姐买给你的?我咋没看到过嘞!"说完看了一下旁人,才意识到这是在外面,有点儿丢脸。就什么也不说,催促着旁人一起上路了。她背着背篼,就跟在后头,也不敢说话,也不知道怎么说话。婆婆还在跟旁人撅她,

    "管她的哦!大过年的,她偷去买就买了吧,也算是给她添了件新东西。"

    "嗯,就是,这天也冷,她也不憨,知道把自己穿热乎。"

"哎呀,你知道啥子嘛!她龟儿精灵得很!你说她憨,上次她把家里的……"

傻二娘不管别人怎样说她,或者骂她,她都傻傻乎乎地一笑

    于是,这种对话一直持续到街上·····

    新年的街是很热闹的,街上时不时有小孩,放一两个鞭炮,然后又被卖东西的大人轰开,到别处放去,伴随着几声鞭炮响,年味更浓了。傻二娘,背着背篼跟在婆婆后头,看着眼前的这些瓜儿,果儿,糖葫芦,还有那些有蝴蝶样式的皮筋,发卡要是能带着头上肯定很好看,傻二娘这样想着。婆婆在旁边挑着瓜子,不许她帮忙,他她的眼睛在那排发夹上认真徘徊了很久,像是一个首长在审视自己的兵,终于鼓起勇气,拿起了一个看了很久的发夹别在头发上。拿起放在那里的镜子照了照。十里八村和镇上的人大多都是认识她的,老板在旁边打趣说,这个好看,让你婆婆给你买。婆婆手中的动作一停,又在继续挑着。她讪讪地放下镜子,并没有把发夹取下来,都婆婆称完之后看着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们俩。鼓起勇气问了一声

    "好看不?"

周围的人都在笑着看着,仿佛在等着她婆婆在做着什么决定。

"好看个屁,猪八戒戴花!——自我欣赏 ,臭美,”

“走!丢人现眼。"

    "明明他们都说好看。"她索性一犟站在那儿不走了,周围的人窃喜,仿佛又能看到几天之后,她婆婆摆龙门阵的话题。

   "哎呀,又没有多少钱。大过年的,给她买一个吧。"周围的人应和着。

    她把头抬起来,双手往兜里一插把她的衣角,一扇一扇的,原先并排着脚尖的双脚也岔开了。

    婆婆把手一抬,想要把她拉走别在这里丢人现眼。傻二娘兜里的手,立马抽出来,放到自己头上。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无声地别开头笑了。竟没有一人脸上有诧异的表情。

    "赶紧把你的头上的花给人取下来。手痒是不你!"

    傻二娘讪讪地的把发夹取下,低下了头,不敢看旁边的人。旁边的人呢,也看的多了就走了。

    他们走到一个小卖部支出的棚前面,看到很多家长和小孩在那里买糖,一包糖里大多都是玩具。傻二娘拿了一个起来,婆婆看了一眼糖,又看了上面的价格。

    "走,买什么糖!背兜里不是有糖了吗!"

   "这个好看,给宇宇买一个回去吧。"

   "给你脸了是不!"

   周围的人又开始注意这边了。傻二娘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大明星似的,每次一上街,认识自己的人仿佛特别多。只要到哪里一停下,就会有人围上来。所以她就算被骂,脸上也是挂着笑的。这样就显得更傻了,看了一半笑话的人,在走回去的路上碰到另一个熟人就会告诉那个人,那个谁谁谁又在哪个地方被吼了,笑人得很。然后那些闲着没事儿逛街老太太听着这话,又循着地方去了。仿佛这就是他们今天上街的乐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街上是热闹的,去街的路上也是很热闹的。人们三五群结伴去逛街,有三五成群结伴回家。在傻二娘的世界里,她觉得这里的人很热心,因为自己和婆婆每次上街回家都不会落单。甚至还有人逛的差不多了,听说他们要回家了,都叫住他说要跟他们一起走。邻村的人没有经常见傻二娘,所以只要有机会就会跟着她一道回家,他们只觉得跟她一道回家好耍。回家之后,就会跟家里人聊街的事情,如果遇上傻二娘的话,基本上,村里的三天话题都是她了。

    久而久之,傻二娘就不愿意跟他们一道走了。有次逛街,傻二娘在回家的路上,听到后面有人在叫他。又是几个邻村的老太太,围裙系在背后,并不利索的脚走的飞快,想要赶上他。傻二娘回头一看,赶紧掉头走的更快些了。

    "诶!傻二娘你等等我们一起走嘛,不要走那么快。"后面的老太太叫着。

    "我不等你们,我自己走,我还有事。"傻二娘步子迈的更开了。

    "哎,你等等我们几个老骨头吧,我们又不能把你咋样。我们说会儿话。" 说完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同伴,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。核桃色的脸笑着像极了偷到鸡的黄鼠狼。

    "不,你们要笑我,我自己走。"说完,飞似的走了起来。到底她还是年轻的,后面的老太太,赶不上了。只有再把前些天的话题拿出来互相说说,取乐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 

    在外面上学的我,是到了寒假过年才会回家的。比较喜静的我,对于置办年货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。一般都只会窝在家里,上上网,看看书,或者出去跟朋友聚会。对于傻二娘,我也是听习惯了他们对于她摆的龙门阵。每次一到家,免不了周围叔叔阿姨,爷爷奶奶要过来看看我这个大学生,当然,都是我爸爸或者妈妈在的时候他们会来,来了免不了说一些话,再磕磕瓜子也便走了。家里大门一般都是敞开着的,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就爸妈就习惯把它关上再走。就算有时候门开着,邻里的人看就我一个人在家里,都只会在门口打个招呼,寒暄几句,就到别处去了。我是不太喜欢应酬的,跟别人说话,礼貌着,拘谨者,也没什么共同话题,别人聊着也不痛快。索性就不进来了。

  父母不在家,本来是跟她见不了面的,但是母亲喜欢把园里的的玫瑰插到客厅里,我也确实觉得家里的玫瑰没有外面的玫瑰香,索性就把大门打开出去贪恋一下玫瑰的香味,花瓣上带着晶莹剔透的露珠,好不诱人。这时,她就来了,带着她儿子蹒跚的走过来。这里的人,不管男女老少都不大待见她。也不愿意招呼她,因为平时没人给她说话,一招呼她,就能来缠着你说好多好多话,每次鼓着眼睛对着别人说话,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,手脚也不干净,到别人家里玩总是能顺走些什么东西,不是特别大件的,人们也就没说什么。只是心里都知道。大人们呢,看的多了也就烦了。小孩子呢,每次一看见她的样子就害怕。婆婆在外面也不会给她留情面,看着她从家里出来玩儿,也不愿意跟她一堆。让她滚回去,久而久之,这里的小孩儿从对她的害怕变成了讨厌。也学着大人,三五成群的,看她走过来了,就把她赶到别处去。我自然也是特别嫌麻烦的,所以也干脆不招呼她。看着她远远的就望着我这个方向,心里就觉着烦了,觉得这玫瑰也不香了,花瓣上的露珠像是多余的。转身快步向家里走去,怕她叫住我,得赶在她走到我家门前的时候把大门关上。心里还在想着"快到了,别叫我!快到了,别叫我……"

    然而,她倒是老远就叫住了我。门外的那只脚进也不是,不进也不是。反正也是躲不了了,索性就把大门开着,自己就走了进去。也实在忍不下心像别人一样把她赶到别处去。

    我坐在里屋看书,果然,不一会儿就牵着她的儿子进来了。我到是不用招呼他们坐,自己就很自觉的坐下了。我不喜欢吵闹,每次吵到我了,我一个眼神,这里的小孩儿,大多都是怕我的。每次我回家,他们就不会往家里跑了。自然,他儿子也是怕我的。因为家里常常有客人来,桌上摆了三四个果盘,里面有很多香东西。我能猜到他想去吃拿来吃,又觉得今天的好心情被她扰了,所以抱着一副看你能怎么样的心情假装在很认真的看书,就没有叫他吃。一时间三个人都没有说话,他的儿子刚学会走路。小孩子看见糖果也想去拿,每次他要够到的时候,我都假装偶尔抬头看了他一眼,傻二娘又把他的儿子拉了回去。这样反复了三遍,我快要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 "好久不见你了,你放假回来了?"最终,她还是说话了。

    "嗯,放假了。"

    "多少号放的,回来多少天了?"

    "有四五天了。"她见我没在说话,也就没问我了。也始终不敢去拿桌上的东西。但是眼睛依旧盯着那边,这时我也注意到了,桌上还有一个发夹,有些精致。但我向来不喜欢那些花枝招展的东西。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回来放在那儿的了。

    我见她还不走,就起身往房间里走。想着客厅里没人了,她应该不会再留下来了吧。我在房间门后面,没有说话,静静地。听客厅里的动静,终于,我听到了衣服摩擦的声音。想着,她应该是要走了。但是,过了很久还没有听她到走出大门的声音。于是,我就在门缝里看了看客厅。见她在往自己孩子的兜里塞糖果,我就假装咳了两声

    "咳,咳!" 又故意脚步声很重的,走了两步。吓得她一愣,赶紧收回正往果盘里伸的手。抱起孩子我觉得她是要走了,但是她又停了,站在客厅里没动,眼珠子在转,感觉她在眼观四路,耳听八方。很小心的呼吸着,是想听听我接下来的动静。我呢,就像在跟她躲猫猫一样,在门缝里看她接下来的动作。我悄悄脱了鞋子,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,重重的坐在了床上,发出很大的响声。然后再蹑手蹑脚的,走到门口,穿上鞋。看她接下来的动作,果然她是放松下来了的。也不敢再拿糖果了,拿起桌上的那个发夹往兜里一塞。快步走向门口

    "我走了哈,二天才来耍。"她傻乎乎一笑,说完逃似的,离开了我的家,还没等我客套呢,走到大门口才发现人就已经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 

    等到了我爸妈回来,晚饭时,我向他们提起这件事儿。爸爸只是在旁边看着电视笑笑,我妈一个箭步快给我面前,端起那个最里面的果盘

    "你还给我笑!今天早上走的时候,你叔叔拿了3000块钱来还。我还没来得及把它放回房间里就放在果盘下面了,要是少了一张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。你心也太大了。"

    说完,我果然看到她从果盘下面拿出了一沓毛爷爷。爸爸的眼神扫过来,真有点怕她数差了一张。妈妈一数,还好,钱是够的。我也松了一口气,向父母打听傻二娘的事。

傻二娘是从一户普通人家出来的,家里还有个姐姐。听说家里人也嫌弃她傻,就把她嫁得脱为原则,这已经是三婚了。她好像还有个儿子,在上高中。

    "她还是凶!生了个上高中的儿子。"  我不止在爸妈的口中听到这种语气,现在她又生了个儿子。她是生了个儿子!我突然这样觉得。傻二娘,其实挺标致的。身高适中,脸蛋很清秀,眼睛很大很明亮,皮肤一直都是白里透红,这可以说是很多女孩儿都羡慕的。其实傻二娘并不傻,虽然她嫁了三回,但她也遇到过爱情。就是第三个男人,我依稀记得,她当初嫁过来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。她现在的家庭,是我们这里的一个侏儒家庭。有两个兄弟,因为家里穷,很难娶到媳妇儿。以前老大也娶到过类似的人,只不过都跑了。傻二娘来的时候,这里的人都在帮着他们家留媳妇儿,一个劲儿的夸她。傻二娘初来乍到时,男人和婆婆拉着她出去逛,专往扎堆的人群里走。把一脸羞涩傻二娘按在自己身边坐下。拉着她的手,勾着脖子一脸正经的,假装在悄悄对周围的人说傻二娘的好。紧凑的眉头像极了偷到鸡的老狐狸。

傻二娘是有爱情的,她男人还为了她在手臂上纹了她名字的缩写,男人晚饭把她带出来散步的时候,都是紧紧拽着她的手的。还会在我们这些年轻人面前把袖子撩起来给我们看他的纹身。他们是在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结的婚。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奉子成婚。只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,第一个孩子掉了,虽然婚礼照常进行只记得他们祝福的时候。傻二娘脸上没有笑容,调侃到她男人手上的纹身时。也只是应付的笑过,没有刚开始那种欣喜。不久之后,她就怀了现在这个儿子。虽然自己平时很少在家,但是,每次回家都能从周围的人的话语中感觉到傻二娘的变化。直到现在,竟不知道她能变成这个样子。

"不知道,当初老二娶你来干什么的。" 现在这句话成了傻二娘婆婆每天必说的话。每次大老远的,听到她婆婆骂她。都能依稀记得当初傻二娘刚来的时候,婆婆拉着她的手,满面红光地勾着脖子假装,在悄悄对周围的人说她有多好。现在只剩下插着腰,高声大气,趾高气扬地骂她了。

人家说傻二娘傻,傻二娘确有一个拿手绝活。据说是她从小从爷爷那儿学来的。这里有大片的茶园,果园。在成熟采摘期,大部分人都会戴上草帽,竹编兜去采摘。傻二娘呢,采摘的速度不快。但是她编制的竹兜,草帽,质量特别好,特别精细。十里八村的人,提起傻二娘少不得要夸一夸她编的竹兜,草帽。但是,只会在农忙季节才会听到夸赞傻二娘的话。因为大家都愿意来买她的作品,买的时候少不得想要占点便宜。得在傻二娘和婆婆面前说些好话,傻二娘也是只有在这个丰收的季节,觉得日子是乐滋滋的。跟山上的新茶一样,冒尖儿的快乐。过了那个季节,傻二娘每次被赶回家之后,只能拿起一个四季常青的竹子编制出一个个精致的小手工。她买不了玩具给自己家的孩子,只能用竹子编织成小玩意儿给孩子玩儿。还有用一个圆木块和一根竹子做的鸡公车,孩子们玩儿的可畅快了。傻二娘的作品受孩子们欢迎,但她的人不受欢迎,就像大人们不喜欢傻二娘一样,小孩子们也不喜欢傻二娘的孩子。傻二娘唤他“宇宇”,小孩子们在有大人在的时候叫他“小鱼”,私底下叫他“臭鱼”“憨猪儿”。

  傻二娘一边编着日子,一边数着竹兜,一边等着孩子长大。傻二娘老是觉得如果孩子长大点,日子就会好过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
  再见就是另一年的冬天了,家家户户的果园里种的都是不知火。等到不知火成熟的季节,家家户户轮流着去守果园,成了我们这里不成文的习俗。这里的不知火能买到五块钱一斤,平均每棵树能有一两百斤的收成,一亩平均七十棵树,这里的果园都是连成一片山的,好几百亩,收入可不菲。满山的不知火发出来的香味儿,像罂鹞一样,挑逗着你的嗅觉,也会挑逗那些心怀不正的贼人。今晚轮到傻二娘家守夜了。早早的,她男人就吃了饭离了家门儿。拿着手电筒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遇上一两个村里吃完晚饭出来散步没打手电筒的。都会把手电筒打开,晃晃对面的人影。看看是不是熟人,是熟人的话就打招呼

  "吃完饭出来转耍嘞?"

  "嗯,耍不住,出来逛一哈。" 要是遇到生人,就会故意拿手电多晃他几下,看清楚他的长相今晚会格外小心,明天就会到村里的推销店打牌的人说看到有谁,让接下来几天守夜的人都打起精神。果然,有一天半夜三更的时候,突然听到有人在喊:

    "打!快来打!打撬哥儿,打撬哥儿咯!!!"

    "快来,逮到撬哥儿咯!快来打撬哥儿!打棒客!"不一会,村里的人都赶紧起床,穿好衣服,喊着四方八邻,拿着锄棒,棍子,打着手电,一起冲向果园那片。

    嘿,还真有个人在地里窝着,不敢出来!村里有几个有几个胆子大的男子汉。钻到地里,在果园外的人就只听到了叫骂声和拳脚撕扯的声音。不一会儿,就一起把那个人揪了出来。大家七嘴八舌的,最后村里的一个说的上话的人对大家说

    "标吼!标闹!先问一哈他是哪里的人!"

    大家开始逼问他了,问他同伙在哪里,他死也不说。在逼问途中好像有一个人踹了他一脚。不知怎么的,到最后就打了起来。我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,听说,好像出事了。只听到120的声音。再后来,就是两天后警察到我们村里开会了。本来大家都很痛恨小偷,毕竟一年的劳动成果,就看着这个收获的季节了。那天晚上,有人出手太重差点儿没打死人,出了事情。 警察来,就是要调查到底是谁打的。所以,把大伙儿聚到了一起开会问话。刚开始没人说话,都说是那个棒客再被撵的过程中自己掉到沟里栽的。大家都说没打过,当时只想吓一下他。谁知道他自己那么倒霉摔那么严重。村里的书记,村长也都表示不清楚当时不在场。因为病人身上有很多棍棒敲击的伤痕,如果不是蓄意殴打人不会躺在床上昏迷。警察让大家拿个说法。最后,大家没办法说都打过,毕竟法不责众,好不容易这个是快要圆过去了。傻二娘这个时候抱着孩子来了,大老远的就在喊

    “我晓得哪个打的!我晓得! 那天晚上我在场,我看到了!警察!我晓得!”一只手抱着孩子,一只手高高举起,像极了打小报告的班长。

    这时,村里的人特别恼火。傻二娘家里人的脸黑的。能滴出水来。警察眼里放了光,连忙叫人把她带过来,殷勤的搬过凳子想让她坐下。傻二娘婆婆赶紧站起来,叉着腰挺着背说

   “疯子婆娘!你在那里瞎闹啥子!给老子滚回去!哪个喊你出来的!”

   “你龟儿憨子,你晓得屁!一天憨痴痴的!你今天敢给老子过来,老子给你两耳死!”婆婆骂完丈夫也接着吼

   “你个瓜婆娘!给老子滚回去!想挨打的忙!看我今天回去杂收拾你!”男人说完,周围的人都在帮着说

   “老二!快把你媳妇儿喊回去,疯痴痴地跑出来吓到娃娃儿些!”

   “好~ 就是!警察标管她,她是疯子。一天到晚乱说话,她那里有问题!”

    人们七嘴八舌的把傻二娘给赶走了。最后给警察一份傻二娘的检查报告,证明她智力的确有问题,加上村里人的一致口供,最终决定给小偷一笔钱,这才完事。在那以后,就有人说她是棒客家的婆娘了。本来能好过一点的季节,傻二娘又得编着日子,人们更不愿意搭理她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
    第二个寒假回去的时候,倒没有听说过傻二娘又做出什么事儿,可能是因为生病了吧。大过年的生病,到医院里去输液。偶尔看到傻二娘两次,母亲看她的脸肿了一圈。当时我在门口坐着,许是不想让她进来。母亲就捧了一大堆花生瓜子糖给她,就让她走了。

    "大过年的,拿点东西给她吃,又莫得人给她买,家里人又不给她吃。看她挺惨的,给她点东西,她也不好意思再进来了。"母亲在我旁边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我说。家里人又觉得傻二娘,是个拖油瓶。

    "大过年的,你看她那个样子嘛!又没有喊她整啥子,天天跑到医院里去裹起,就嘎瘟神的浪!看到她那样子都够了!"婆婆又在火堆旁骂傻二娘了。

    "我又好想得病哦!? 说得我好想住院的样!"傻二娘在人堆后面站着又不敢插进去烤火,抠着自己的衣服兜儿,又不敢大声的说话。

    "还不快给老子滚回去,在这儿杵着干嘛!鼻子一天儿一擤一擤地!还给我嘴犟,爬回去!"然后,就只能看到傻二娘落寞的身影了。

    今年夏天我回家的时候,我就没有见到过傻二娘了。也没有听到村里的人说她了,忍不住好奇问了一下母亲。

    "她呀!现在可厉害了!人家是名人了!"母亲说着还拿手指了指傻二娘家里的方向。然后,我才知道傻二娘的儿子拿着傻二娘编织的小玩意儿。到了市里玩儿,刚好在古玩街被一个什么搞非物质文化的人看见。来傻二娘家里,叫傻二娘编了几样竹编器物。后来连报纸和电视台的人都来采访了。电视上说,竹编是四川特有的一项古老的民间艺术,它源于明清时期,道光同治年间。生动展示了竹编篮、盘、瓶、席、扇、动物、屏风等竹编艺术品的风韵,展现了我国传统竹编艺术的风采。这下傻二娘可出了名。婆婆家把平时傻二娘编的那些小玩意儿,全部扔到柴火堆里准备烧的都全部清出来,洗出来,像奖牌一样挂在自家最显眼的地方。好让四方八邻的人来参观,傻二娘她不但能编制劳动生活工具,竹簸箕、竹篓、竹篮、竹筛子、竹筐、竹斗笠等。还能编制工艺品玩具,竹果重、竹瓶、竹包、竹匾、竹猪、竹牛竹马等动物。她特意买了套全新的手工工具,将竹篾越划越薄、竹丝越劈越细,编织得越来越精致。让傻二娘在自己的作品下最显眼的地方,编织东西。只要见到有人来看这些东西,傻二娘婆婆就会像当初一样,勾着脖子假装悄悄在夸傻二娘,其实声音很大。

    这下,婆婆可不会叫她滚了。好茶好饭,温声细语的对待傻二娘,生怕她就走了。傻二娘由刚开始的怯于见人,县里来人三番两次的来找她。要傻二娘走出这个地方去参加工艺品展览,还要现场表演,但是婆婆家里人不让。不知道傻二娘婆婆从哪里听的那些,说傻二娘现在可赚钱了,你要把她留在家里,别让她跑了。

    第一次来人来接傻二娘的时候,被傻二娘婆婆给骂了出去,说什么也不准她走。村里的人都在围观,婆婆直接撒泼,指着傻二娘鼻子就骂:

"你要走哪儿去!?我每天对你那么好,你想跑了?孩子不管啊?你个吃里扒外的!" 说完还一屁股坐在地上,哎呦,哎呦的叫唤起来了。

    大家都看着,到最后人并没有被接走。那辆来接傻二娘的车,又来了好几次。最后听说是先付了她婆家八千元工资,婆家才答应放人。傻二娘走的那天,县委和村里的人都放炮,为傻二娘庆祝送行。长长的鞭炮,从村头放到村尾,把村子绕了一圈儿。

大家远远看着她上车,向她招手。她从车里露出脸来,傻傻乎乎地笑了。车门一关,长长的尾气推着汽车前进,去省城参加工艺展去了。

后来呢?后来全村的乡亲们都惊叹,“唉,原来傻二娘并不傻”。老人确说,“傻人有傻富”。

 

版权所有

 

栏目推荐

友情链接: